Skip to content

Eqafe Reviews Posts

EQAFE-我的宇宙图书馆

“我和EQAFE的故事是从2015年开始的,那时候因为我已经从佛理中明确了一个事实,堕胎的肉体是未能来到地球的生命,我于是用佛经为他们超度,希望所有的生命有一个好的归宿。同时也开始了我的探索生命的旅程。问题一个一个地从我之内流出来,我就在网上大量地去搜索答案。 我从小的教育是无神的,所以从怀疑到去认识,我花了大量的时间不放过任何可能的答案,从佛/道/圣经/中医/科学等,几乎所有我问向自己的问题,我几乎都能找到我满意的答案((从佛/道/圣经/中医/科学等互相参考验证整合而来),佛给我打开了一个不同于我的这个世界现实的一个视野。 我仍然不断地有问题冒出来,我问自己,西方的极乐世界是什么样的?于是我又在网上大量的搜索,有几个视频描绘了它,于是我又问:那个永生的世界中我们是怎样存在的,以什么样的形式呢?我知道我现在有一个身体活在这个世界,当我死了,去了那个永恒的世界,而我的身体要留在这地球上,那我还‘活’着,我一定也会有一个形态存在的吧?那个形态是什么?我几乎翻遍了所有的视频和文章,奇怪,怎么竟找不到任何信息告之世人,太奇怪了,这个问题真的让我困惑了好久。我花了好久的时间,不放弃任何线索,最终在净空法师的视频里,有一个视频里说到我们‘存在’的实相是‘声’(不是指现在人类的‘声音’),当时我几乎就惊掉了下巴,啊,怎么会呢,我现在活在一个有形的世界,而我的实相却是那个形态,不不,究竟我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没有停止探索,因为对于佛说的,肉身死亡,我们还‘存在’的这个事情我有着大量的质疑,我要寻找我‘活着’的证据-我是怎样存在的 2015年我人生的新起点,我的问题把我带入各个领域去寻找答案,我开始接触来自不同的灵性讯息,量子科学等来扩展我对自己和宇宙的认知…然后一天我发现了一个女孩的视频,引起了我的兴趣/共鸣(其中有中文字幕-感谢翻译人员),她能和死后的人类,大自然,动物,植物… 啊,任何事物接通–带给我们大量的信息,太神奇了,这是怎么回事,好奇心让我一路跟随下去,然后又去看Bernad Poolman在FB的文章,我深深地被吸引,然后发现了他们的网站www.desteni.org的中文网站,因为有前面所学的各种知识,有点费力但还是能够看得懂,我继续不断地问问题,而我所问的问题都能找到答案,而且这答案不是表面的,那答案是从本质的/基本的/从根上给予的解答,大量的信息里都能找到我是谁的实相,而且这些知识可以独立地获得也可以把每一篇文章的信息整合形成一体地道来,并不是象我从前那样从不同的渠道整合而来。 这很符合我看待事物不流于表面,而更注重其内在的本质实相的特点,从而我逐渐地走过了怀疑,并对这些信息产生了信任并开始在实践中去体验/验证它们中的一些信息。 中文Desteni的网站http://chforum.desteni.org实际上是把EQAFE的一些信息翻译成了中文,以方便中文的读者阅读。EQAFE是什么?–对我而言,我能从中文网站里看免费的EQAFE的讯息,然后逐渐地我也从EQAFE网站里http://eqafe.com 直接购选我感兴趣问题的访谈(中英文),以及我直接向‘连接口’问问题,于是有了我自己的私人访谈。现在我正参与在中文翻译–阿努的《爬虫人系列》的访谈,这能让我更比较具体地了解创造者和这个存在的历史,以及更能支持和协助到我觉察/领悟在哪里我迷失了。并知道我有一个所有分离出的自己一个一个的碎片需要捡起来,再放回到我的完整/圆满的自己的生命的进程在前面。 EQAFE在这里是一个支持和协助,让我的对齐生命的进程更具有觉察性和扩展我的领悟,然后有机会在这一生中找回所有的我的各个部分,去活出一个活着的生命的表达。(阿努-创造人类的创造者之一)” ~ Lingxia

Leave a Comment

An Equal Life Partnership

在遇到Desteni之前,我已經有20年時間,大量閱讀身心靈的文章並實際應用,因此,我已經在使用寬恕停止自我批判去療癒我自己,並且去逐步的轉化我的內在與外在言行,可是有關人類/靈魂/神/鬼/生命的意義,我還是存在許多疑惑,而且因為自己是目睹家暴長大的早年創傷,我還是經常有活著很荒涼的情緒,總覺得這個世界不是人類應該有的真實面貌,但是,真實的我們是誰,我不知道。 慢慢的,在身心靈的領域中摸索,尋找答案,我最常練習的是Osho的靜心,去理解我的內在議題,去清理我的混亂,在遇到Desteni之前,我已經在使用寬恕,去療癒我自己,並且去逐步的轉化我的內在與外在言行,然後,終於在2013年的3月,我在YouTube 上透過Sunnet的Osho訊息傳導,遇到了Desteni,明白了Anu對人類的操縱,一切有了答案。 因為是慣用中文的關係,我開始大量閱讀Desteni 中文論壇的各種資料,尤其是Jack 的人類歷史,Veno 的結構化共鳴,農場的視頻訪談,各個已知未知的人士訪談,尤其是Osho ,佛陀,老子,耶穌…,然後自然的我進入了Eqafe 浩瀚的人類圖書館,Kryon ,Anu ,Atlanteans,Back  to  Basics 系列 ,各個人士訪談,地球與大自然系列,我覺得我正在拾回我遺忘的片段,整合我自己。 過程當然也曾經有懷疑(這些資料是真的嗎?),有害怕(慘了自己被心智奴役還不自知),有自責(我怎麼又掉進去了改不了),然後就一路走到現在了,我與Desteni 和Eqafe 的關係,已經是平等一體的生命夥伴關係了,而且我還知道任何人無論知道不知道這些資訊,每個人最深的存有是無法與as Equate as One as Life as Desteni…

Leave a Comment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