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n Equal Life Partnership

在遇到Desteni之前,我已經有20年時間,大量閱讀身心靈的文章並實際應用,因此,我已經在使用寬恕停止自我批判去療癒我自己,並且去逐步的轉化我的內在與外在言行,可是有關人類/靈魂/神/鬼/生命的意義,我還是存在許多疑惑,而且因為自己是目睹家暴長大的早年創傷,我還是經常有活著很荒涼的情緒,總覺得這個世界不是人類應該有的真實面貌,但是,真實的我們是誰,我不知道。

慢慢的,在身心靈的領域中摸索,尋找答案,我最常練習的是Osho的靜心,去理解我的內在議題,去清理我的混亂,在遇到Desteni之前,我已經在使用寬恕,去療癒我自己,並且去逐步的轉化我的內在與外在言行,然後,終於在2013年的3月,我在YouTube 上透過Sunnet的Osho訊息傳導,遇到了Desteni,明白了Anu對人類的操縱,一切有了答案。

因為是慣用中文的關係,我開始大量閱讀Desteni 中文論壇的各種資料,尤其是Jack 的人類歷史,Veno 的結構化共鳴,農場的視頻訪談,各個已知未知的人士訪談,尤其是Osho ,佛陀,老子,耶穌…,然後自然的我進入了Eqafe 浩瀚的人類圖書館,Kryon ,Anu ,Atlanteans,Back  to  Basics 系列 ,各個人士訪談,地球與大自然系列,我覺得我正在拾回我遺忘的片段,整合我自己。

過程當然也曾經有懷疑(這些資料是真的嗎?),有害怕(慘了自己被心智奴役還不自知),有自責(我怎麼又掉進去了改不了),然後就一路走到現在了,我與Desteni 和Eqafe 的關係,已經是平等一體的生命夥伴關係了,而且我還知道任何人無論知道不知道這些資訊,每個人最深的存有是無法與as Equate as One as Life as Desteni 和Eqafe 沒關係的,因此,當我回到了這樣的生命信任後,生活就從容許多了,我知道在次元與非次元間,一切都在改變,也有許多認識或不認識但是同行的夥伴,我對生命荒涼的感覺也逐漸消去了。

我知道不會因為遇到了Desteni和Eqafe ,身心靈就會自動療癒,每個人最終總是要單獨的面對自己,我仍然要面對我接受和允許自己累世以來讓自己屈服迷失在心智系統中,導致身心靈受損的後果,堅定的走過這些過程,並自我信任不驚慌,誠實寬恕面對與負責,專注在與身體呼吸生命呼吸一體平等的這裡,並且開始平等合一的自我表達。

~ Chiang Cheng Hsiao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

Share this post with your friends!